中国广播香港惠澤社群网

【发布日期】:2019-10-10【查看次数】:

  美国知名绘本作家谢尔?希尔弗(Shel Silverstein)的作品 “爱心树” (The Giving Tree),述说的是一棵苹果树和男孩的故事。苹果树对男孩说︰ “我没有钱,我只有叶子和苹果,男孩,请拿走我的苹果吧……” “请拿走我的树枝吧……”树没有因男孩的索取而难过,树满心喜悦奉献自己。谢尔的作品,原本设定的读者群是四到八岁的小孩,却成了所有年龄层的最爱,只因这故事,让人看了会笑、会感动、会永难忘怀。

  由港澳台湾同乡慈善基金会和香港电台普通话台合办的“爱心奖”进入第四届,举办“爱心奖”,为的是表彰全港有爱心的人士,由社会各界精英及各政经界领袖组成机具份量的评审团去甄选出六位得奖人。

  每一位获提名人士,都有着苹果树的无私奉献精神,大爱惠泽社群,小爱滋润家园。他们用实际行动去关爱身边的人和事,用爱心写下不平凡的生命乐章。

  爱心的展现有很多不同的方式,但都无法超越一位自愿将自己的生命去拯救陌生人的做法。 燃烧自己成就生命的这位得奖者叫陈启耀,他把自己的肝捐给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孩子,拯救了一条年轻的生命。

  罗敏婷现在是一位20岁的大学生,就读一年级的时候,敏婷不幸地患上急性肝衰竭,她必须要马上换肝,无法再上学。她病情越来越严重,在等待换肝的日子一步一步地接近死神。就在这个时候,陈启耀好像一位上天派来的使者一样出现在罗敏婷面前,启耀毅然捐出了他的部分肝脏给敏婷……手术很成功,敏婷得救了,她可以过正常的生活,她可以上大学了!

  婷:其实我之前一直都很健康,但是在02年末的时候,有一天突然发觉眼黄脸黄,然后就立即去看私家医生,验血后就诊断是肝炎,但就没有说是什么类型的肝炎,而我一直都不是带菌者之类,那么整整一个礼拜都在诊所打针吃药,去医肝炎。却没想到一个礼拜之后,突然有一天妈妈发现我开始神志不清,讲话不清楚,很混乱的,就立刻送我进医院,那个时候情况已经很不乐观,说我是得了急性肝衰竭。医生当时就说我需要马上换肝,否则2-4天就会死,我很庆幸我父亲和母亲的血型都适合我,因为我父亲比较强壮,所以他就捐了部分的肝给我。

  到了08年的时候,考完高考后, 9月份就突然觉得眼睛看不清楚,护士也看到我开始神志不清,原来就是因为肝硬化,血管的问题越来越严重,可能就导致这个肝硬化,已经需要进深切治疗部,当时都已经排我在这个换肝的第一名。

  旁白:敏婷再和病魔顽强作斗,她越来越弱了,开始昏迷了,这时候香港肝康会的会员向外紧急发出两千多封电邮呼吁捐肝,陈启耀也收到了电邮,从此改变了敏婷的命运。

  陈:我自己本身是基督徒,我们教会之间会有电邮的发放,让大家帮忙祈祷等等。有一次就提到一个电邮,关于一个患有肝衰竭的女孩子,那个电邮就是说帮那个女孩子祈祷,希望有人会找到尸肝给她移植,救她一命。我看完以后就自己祈祷,但祈祷的时候,心理有很大的感动,很想去帮她。当时我并没有实质的想法,但真是很像事情已经预先有所安排一样,于是就决定,给她回复电邮,跟她说自己的血型,并问问她自己能否提供帮助。后来知道血型混合,于是就捐了肝给她。

  陈:有。首先要跟上司商量、告假,而上司也很好,我本身是公务员,部门很好、很支持。另外就是一定要跟家人商量,因为这个手术太大,没有家人的同意是不行的。那跟妈妈讲的时候,她的反应当然很大,她直接挂了我的电话线。

  陈:妈,你不要收线好吗?您先听我说,如果今天躺在医院里的是我,您想不想有人走出来救我呢?

  妈:(沉默)如果你捐了肝,你日后的身体会不会很坏?以后生活会不会很受影响?

  陈:妈您放心,人的肝是会再长出来的,何况我身体一向都很棒,很快就会复原的,不用担心。

  陈:很奇怪,这就只是十分钟内的事情,妈妈就说:“那,那么就交给神吧。”当然我也有跟她解释说肝脏是可以再长出来的,因为老人家不一定清楚。其实我知道她是担心的,怎么说都把儿子养那么大,而且手术又大,如果出了甚么状况怎么办呢,但最后她都支持我去做。朋友方面,他们都很好,有一些就心里很矛盾,会觉得如果出了什么状况,就失去了一个朋友,但大部分朋友、包括教会的朋友都很支持。

  旁白:今天的陈启耀轻松地说起往事,其实,当时他经历了一个危险的手术,敏婷接受了捐肝,她得救了。但启耀却因为手术之后伤口感染,令他痛苦非常。

  陈:对,这就是意料之外的。因为伤口缝不了口,而且血水渗透很厉害,我想那段时间是我长那么大最辛苦的时候,连纱布都不能把血吸完。但在这里也很感谢玛丽医院的人医务人员,他们在病房的工作是很忙碌的,也能给我的伤口进行很好的照顾,因此我的伤口也很快就能复原。

  陈:后悔就没有。但坦白的说,在宗教方面,当时就有埋怨神。大胆的讲,因为当时伤口真的非常疼,祈祷时神让我去做,做完以后却那么疼,满身都是血水。有时以为祈祷后就不疼,但祈祷后还是一样,是不是神已经不理我了?最辛苦是,有一晚打嗝、呕吐,又怕打破伤口,通宵又不能睡,所以真的很辛苦。第二天早上把那些气吐出来后,全身都没有力气,但后来就很快复原,脸色的比之前好多。

  杨:那现在其实手术是很成功的,尤其是敏婷你的身体恢复的蛮不错。那你接受捐肝之后,你自己的生活有些什么样的改变呢?你的身体是不是跟以前很不一样呢?

  婷:是啊,今次的手术做完以后,的确很快就恢复了,伤口很快就不痛,基本上很多运动都已经可以做了。跟以前有很大不同的就是以往肚子会很涨,导致自己都不想上街,整个人都会感觉不舒服,现在就完全正常,生活已经正常了,有空还可以和朋友出去玩,有时间也会参加很多事情,比如做义工,希望可以去帮别人这样。

  旁白︰ 陈启耀在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身体痛苦之后,他的生命好像经过了一次洗涤,他对人、对事的看法也和以前不一样了。

  陈:很大不一样,因为发现不管你是多棒、或者你觉得自己多棒,其实只是很虚空的东西。因为不管意志多强、多大,它可能会令你复原好一点,忍痛会好一点,但不代表你的生命会长寿一点。很简单,我在移植病房里,看到很多病人,就算不管他能忍多痛,他都敌不过身体的痛楚。我自己也是,做完手术后,我自己都有打吗啡针来做止痛,但其实如果真的要痛的话,打吗啡都没有用,都一样是那么痛。当吗啡打进去身体的时候,血管会有一种侵蚀的感觉,但是痛是依然的。所以有的事情,不管你多棒都没有用。

  杨:没错,就像你说的一样,人真是要经历一些东西,你的思想才会到一定的境界,有时候你没有经历过呢,你想是想不到的。你自己在想有多伟大都没有用,真的是要经历后才会有一些改变,有一些得着。那你以前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

  陈:以前就自以为是、很多事情都看不过眼,有些愤世疾俗的样子,心里面有一团火,火很容易就烧出来,但自己却控制不了这样。其实现在是心里面有一种很感恩的感觉,以前就只在口中说很感恩,尤其是这个手术以后,发现越是口中说出很感恩,其实只是在欣赏自己。这次之后,心里面的感觉真的不同,原来口讲和心里的感受差别真的很大。有些人会说自己多伟大、怎样伟大,当一个人越说自己伟大,其实那个人越是不伟大的。很多事情是需要学会谦卑、学会去欣赏,就不要觉得,事情怎么会是这样子的,为何会这样子的。以前我常常会这样讲,(杨:很多的不满)对啊,但是本性难移,尽量是就算自己有这种想法,很快就要作出转变,比如对某件事情有多不满,都会去想其实是可以改变的,那感觉上日子会比较容易过一些。我知道有一样事情就是,不开心的日子是少了很多,因为不会自己困扰自己,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

  陈:会,但就不是经常。因为都说过本性难移,那团火还在那里,只是没那么大团而已。我觉得调整自己的时间就会好一点,而且当有不开心的时候,自己的理念可以激发自己,在低谷的时候不要太低,当然在高峰的时候就别停留太久,因为很快就会故态复萌,想起自己曾经什么都没有,人真的很容易就会自大,觉得自己变棒了。

  陈:祈祷吧,而且其实有一样事情是很有趣的,就是伤口是很准时(痛)的,凡是一转天气就会很痛,当然那种痛不会持续,是突然间会闪一闪的那种痛。而那种痛是不管在做什么都会使你停下来,这种痛跟朋友分享时,他们都说,那不挺好的嘛,(杨:定时提醒你)对,定时提醒我,刺一刺我说:“孩子,这个恩典足够你用,不要自大,记住啊,以前常常觉得自己很棒,其实不是的啊”。其实是一件好事,有时候跟一些做医护的朋友聊,他们也说有一些长期病患者,受痛苦的时候,经过自己的经历,金正恩提前抵达白头看图解马藏宝图山附近 为文在寅举行欢送会反而会有一种新的感觉,自己身体的痛楚不要用排挤的心,会用一个(杨:接纳)对,是身体的一部分,融合了自己的话,其实痛楚不会真的觉得很痛,如果自己常常有所顾忌,心态很排挤那个痛的话,每一次都会很痛,会更加痛。慢慢习惯以后,那只会感觉到一剎那的痛。从做手术到现在,如果我没记错,手术前第一天我有吃止痛药,因为吃止痛药和打吗啡会使肠脏复原比较慢,后来很快自己就已经拔吗啡针、停止吃止痛药。有些医护人员会说,吃止痛药吧,不要拯英雄,事情就是这样,如果你可以坚持到底。其实我们不知道自己何时是低谷,有时当你自己自怨自艾的时候,你可能连撞到脚趾尾都会认为是低谷,或者准备坐巴士时,巴士又走了,上街时电话又没有电等,香港最准一码中特,又认为今天是人生的低谷。其实人生低谷时,永远可以继续地低下去,只要能够坚持到底,我相信身体会有复原的一天。总之一直坚持到底,我就知道这些日子一定可以过去,当你过去以后,回头看,其实所谓的低谷并不低,真正的低谷你没有经历过。很坦白讲,现在没有打仗、没有地震、没有瘟疫,我们没有经历过低谷的时候。

  杨:启耀,你现在会用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去生活?会为你自己作一个什么样的安排?

  陈:我自己本身只是想,我觉得不到我去想,就是等于我从没想过要去捐肝,捐肝之后也没有想过,原来自己可以连起身的能力都没有,这些经历自己从来没有想过。别人可能会说你什么计划都没有,那不就会很空白嘛。我只是觉得,反过来看,那个依靠的心态更加大,(杨:依靠什么呢?)我自己依靠神,我自己在病房的时候,当我很埋怨的时候,那一刻都会觉得为什么我要这么辛苦呢,但原来当意志最崩溃的时候,就要把自己拼回来,我的感觉是好像自己被拆散了,再拼起来,真的是要有这一刻,和自己有这种心理准备,所以看到日后的日子不需要太担心。工作方面我觉得随意而安,每天将自己手头上工作做好就足够了,当然每天都会有不同的事情发生,但是心态就是不要将事情苟且,那就已经很好。

  旁白:陈启耀,一个平凡的名字,却做了一件不平凡的壮举,他就像一棵苹果树一样,无私地奉献自己,他的形象高大了,当他变得更加谦卑,对生活的要求更加平淡,活得比以前快乐了。我们听过的是一个生命拯救生命的故事,明白的却是一个帮助别人,得益最多的却是自己的一个普通道理。

上一篇:香港惠澤社群解密赌王何鸿燊人生:商界王者 慈善典范(图)

下一篇:www9426黄大仙精准预测买p可p爱p的p白p兔p猜p生p肖

救世网| 天机报| 摇钱树心水论坛| 黄大仙网站| 致富天下彩民| 六合开奖结果| 一码中特公开| 一肖中特| 挂牌玄机图| 黄大仙| 开奖结果| 香港管家婆| 118图库| 红姐心水论坛| 单双王|